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七彩阳光的博客

我的生活已铸入七彩的阳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农村插队岁月-不回家的革命化春节  

2017-01-30 17:32:30|  分类: 农村的回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不回家的革命化春节(张明春的回忆)

   1969年二月初,农历年底将近,在深入开展农村斗批改的运动中,在认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形势下,又掀起不回城里过年、在农村过一个革命化春节的潮流。我们三家子青年点很“革命”,虽然不是倡导者,却是坚定的践行者,连同张仙峪点的同学,几乎没人回家过年了。
下乡四个多月了,我们全身心地领教了农活的繁重,生活的艰苦。入冬后,为了节省口粮以备开春后青黄不接的时段所需,我们和当地村民一样吃起了两顿饭,早干晚稀,白菜白菜还是白菜。农活是农田基本建设修梯田,挖土方运土方。最累人的是青壮劳力往远远高高的山坡地上挑粪,好多当地社员躲着这活。一行人挑着粪筐半山蹒跚而行,上午远看:好似高山白雪小将至,豪气万丈冲天壮。下午近覌:只见双手握担汗淋淋,腰肌酸软腿打颤。我们那时正值二十年华,争强好胜,虽说是战略上是接受再教育,但战术上又是改造旧农村,因此具体到每件农活上,都不想落后。挑粪这活都积极參加,为啥到下午变怼了,原因是干活的村民中午休息时可以回家垫吧点干粮饼子或地瓜,我们回青年点只能是凉炕上歇歇乏喝口水。目睹伙事长姜振庫打开粮柜,用提秤一俩都不带多地秤出(连玉米棒一起磨出的)苞米面,交给轮值做饭的同学准备晚饭一一大量兑水的玉米面糊糊。偶尔姜伙食长开恩,恩准晚饭不兑水一一大饼子或高粮米粥,但是要趕上轮值做饭的wang同学,可能会把面团摔到锅底的水中,变成水中望“月”。趕上li同学做饭,会把贴大饼子烧成黑炭炭,变成红光高照,浓烟滚滚。趕上huang同学做饭,会让高粮米粥别俱风味,变成锅中捞抹布。
不过,那时的我们就是颗打不碎砸不烂饿不瘪冻不死的铁蚕豆,一股青春活力,旺盛无比,饥寒难移,在半饥半饱中决不歇工缺勤。
2月16 日,是年三十,放假,都不上工。革命化春节与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结合在一起,午饭变成了吃忆苦思甜饭。除夕下午,我们先是在大队部集中听贫协主席乔   X  林等忆苦报告,吃了少许的忆苦饭野菜粥黑黑的、涩涩的有点苦。然后分配到几户贫下中农家去吃正式的忆苦思甜饭。我和几个二队的三四个同学被分配到果树队长乔  x  林家,他家正房朝南,今天炕还挺热。围着长方形的小炕桌盘腿而坐,乔队长满面笑容,我们一脸正经,心无旁骛,想听听乔家的往事。可他说这苦刚才在大队部他们都忆完了,咱们現在就是思甜。我们说那不行,这忆苦饭必须得吃,先苦后甜。見扭不过我们,只好端上一小盆黑黑的粥,没等我们吃上第二口,说啥也不让吃了,立马端走了。小饭桌上摆上了热气腾腾的饭菜,大米饭,几小盘炒菜。这大概也是他家过年的一大半年货吧。白色的小瓷酒盅,斟滿了白酒,乔队长诚挚地劝酒,我们也小喝了几盅。不能放开肚皮去吃,不能敞开量去喝,不是装假。一年到头,大人孩子就盼着这两天能吃上几顿好“嚼货”,我们不能都给造了。
回到青年点,大家交流,各组都是大同小异,只许思甜不让忆苦。
三十晚上,青年点包饺子,猪肉酸菜馅。大家一起动手做,会擀皮的少,会包的多,也有啥也不会的。那你剁酸菜剁肉馅,也不会,那剝蒜吧,二十多头呢。这没啥奇怪的,有的在下乡前,连火柴都没划过呢。
大铁锅者煮饺子,沒有菜,就是饺子,随便造,管饱。不过人到这时候,反而吃不动了,哪些收工后,晚饭能喝七碗苞米面糊糊还能弯腰手触地的“吃货”们,这时也都“秀迷”了。没有接神,更没有守岁一说,没有收音机,更没有电视春晚。吃完饺子不久,送走了来看望李大爷,男同学,卷上黄烟叶,吸几口,拿出红玫瑰,抽几枝。说起好吃的,都说还是鞍钢工人好,运动初期下厂学工,那一炼钢食堂全是油条酥火勺白面馒头大米饭。我们几个当年住校生更是羡慕那共产主义般的伙食。三十晚上,因为两个大灶煮饺子,很久不烧的西屋土炕烧热了,肚子饱饱地,可以美美地睡一觉。东屋女同学那边静静地,许是偷偷地想家吧,要不是在斗私批修呢?
大年初一,我们几个到张仙峪青年点看同学去,他们也没回家过年。我们班的青年点的住房都是正房,都是女生住东屋,男生住西屋。互相问候后,我们男同学间比赛掰腕子,因为太专注太用力了,把炕上的liu同学的白被里蹬破了,缝补时不注意,完事后发现打不开被子,原来被里被面缝一起了。中午,饺子招待,我们全能上手包饺子,引得他们很惊讶。
初二上午,我们把生产队的棕马牵到河套沙滩地,胆大的骑上溜溜。半醉半醒的半仙等同学,飞身上马,催马奔驰,又潇洒又豪放。也有摔下来的,惹得大家大笑起哄。嘻笑中,突然发现西南方的打白虎村冒起阵阵浓烟,一群人纷纷跑过冰河去救火。还沒趕到,发现烟消火灭,又折身往回来,那匹马呢,哪去了?这一下所有的人都醒酒了。
三十初一初二,革命化春节过完了,善良的大队领导接排我们都回家看望父母,继续过年,让家里放心。我带上姜伙事长给称的十几斤高粮米,揣上去年两个月的工分钱47元6角?分,捎上烟楼子烤几斤上好的黄烟叶,……高兴地和大家一道回家了。五间大房子的青年点空无一人,大队特地按排专人给看房子。
回家几天后,我们一些同学又汇到一块,上在郊区还乡的guan同学家拜年串门吃饭。后几天又骑上自行车彼此挨家访问吃饭,进门赤手空拳,坐下实实惠惠吃饭,对父母只思甜不诉苦,又是抽烟又是喝酒,快活的很。
年后我带了几块玻璃等回到三家子,送给了邢xx这户买醤油都要用鸡蛋的换极贫人家,使得他家多年糊报纸的窗户第一次按上了玻璃,感动得这位牛车把式竟然要送我一筐鸡蛋和请我吃饭。好多同学也都给这个贫穷的山村从家中带些小东小西,着实解决了一些生活困难。
这个年,"革命”、贫瘠、温情、厚道、放纵、互助……,交识在一起,至今想起,种种情感五味杂陈,难以忘怀。除开社会因素,青年,这个人生的特殊阶段,真是热血青涩啊!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